这是一坛天子笑

请戳开(。・ω・。)ノ♡
你好这里阿离~
是个巧克力味儿的Alpha
真人是个00后小屁孩
言行如有冒犯实感抱歉!

QQ:1605224152 欢迎扩列嗷
脾气算是挺好
平时怼我两句调侃一下都无所谓啦
魔道、镇魂、HP、阴阳师、全职是底线

我喜欢叶修 他值得全世界的赞歌
能够喜欢他是我的荣耀

圈里的各位都很温柔
都是很好很好的人
我也要加油啊
我喜欢的人清清白白
我不能一身淤泥

谢谢你愿意看到现在(/ω\)
也许每个人最终都会退坑吧 因为各种原因
但真的很感谢这相遇
遇到大家真好
希望大家都好好的
喜欢你
岁月静好

玉藻前传记

传记一


写给葛叶:


见信如唔。


.......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,那我就想到哪里写到哪里吧,还请你不要在意。


葛叶,我见到你的孩子了,宫廷的那些人都在谈论他,我想替你去看看那孩子,毕竟我答应过你要好好照顾她。 但那孩子,一直以守护京都为己任,他那么单纯,一定会与我为敌的。


这应该就是你所说的命运吧。


传记二


最近宫中来了一位大人物,他见到我的时候。问我为什么要打扮成女人的模样。看来这幅美貌,并不能蒙蔽所有的人呢。


你的孩子,长得十分像你,我好高兴,葛叶。在那孩子面前,在那副与你相似的面孔面前,我不想扮演另一个人,我会以我原本的姿态去见他。


去见他,就如同见了你。


传记三


各业,原谅我,我不得不给你的孩子出一个难题。


事实上。连我自己都不确定这难题是否有答案,答案又是什么..........不过,如果是你的孩子,一定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。


你一直以那孩子为骄傲呢、


我也一直以你为骄傲。葛叶


你说的命运,哪怕一次也好,我想要战胜它。为我祝福吧,葛叶。


酒吞传记

传记一


虽然人们常说「喝酒伤身」,但本大爷不这么觉得。对本大爷来说,「酒治百病」。


只要一起喝一杯,就能知道对方是什么器量。


看看那些不沾酒的家伙,简直是无聊透顶!


阎魔那混蛋还留在另一个世界啊?还真亏她在那种阴湿狭窄的地方还能呆得住啊。


大天狗那个笨蛋,还在追随着那个蠢货吧?也是不像样子啊。


传记二


剩下的就是荒川主,听说那家伙也加入了大天狗一伙吧?那可真是够闲的。


说到底,都是那个安倍晴明吧。那个渺小的人类,居然掀起了这么大的风浪。


那家伙身边也全是怪胎……八百比丘尼到底在想什么啊。


晴明分离出来的黑影……暂时先叫他「黑晴明」吧。那东西究竟是什么啊?就连本大爷也完全搞不懂。


传记三


看来在这一系列事件的背后,还有我不知道的阴谋啊。


一想起鬼女红叶的事情,本大爷就一肚子的火!


看来在这乱世,本大爷也不能只考虑自己的事情了。


烦死了,之后的事情之后再想好了!


茨木传记

传记一


六道众生,万物生灵都不过是这三千世界中的沧海一粟,妖怪亦然。一旦松懈,就会被其他的种族欺凌,玩弄,甚至屠戮。


所以他们必须有一个领导者来指导他们。

为了在这弱肉强食的世界中活下去,匍匐在强者的脚下吧!


传记二


他就像一片混沌中的明亮灯塔。


他实力超群,头脑聪明、还冷静谨慎得令人可怕!


这就是我的挚友,酒吞童子!君临妖族巅峰的男人!


但令人恼火的是,如今的他却被两样东西冲昏了头脑。


就是女人和酒。


传记三





名叫红叶的女鬼,就是因为那女人,酒吞童子才会……!





我要快点帮助他找回自己……从哪着手好呢?





对了,安倍晴明!





这个与红叶有关的人类阴阳师,只要找到他,想必酒吞童子一定能够取回失去的怒火与憎恨!





鬼切传记

(传记一二是自己解的,三是查的233三太难了)


传记一


呃哈哈哈哈哈.我虽然沾满了鲜血,但还是站了起来。


真是一场激战!这场战斗,我抱着必死的觉悟,


没想过自己还能活下来。


我的手不停颤抖着,就连战斗中掉落的刀都无法握起。


不是因为恐惧,而是怨恨,让我的心无法冷静


全都怪那家伙。那个可恶的人类


可是,那个人类的尸体,在哪里。


那时,我看到落在地上的鬼手一一茨木童子的手,正握着我的刀。


传记二


大概是因为我体内流淌着那个人类的血的缘故。


我支配了茨木童子的手。


必须要找到茨木童子!我遵从着鬼手的低语,来到了大江山。


这一带就如同被风暴袭击过一样。


嗯,那边那个高高的家伙没错!这个味道,我不可能搞错


鬼切:「哈哈,找到你了,茨木童子!


茨木:「可恶,鬼切!这就向你报断手之仇!」


鬼切:「等一下茨木童子!这是误会!」


茨木:「嘿啊啊啊啊啊啊-!」


鬼切:「呀啊啊一!」


传记三


啊、哈、哈哈、哈哈哈哈哈哈哈。不愧是茨木童


子。这强大的力量,熊熊燃烧的斗志!


果然与我般配的对手只有你一个


啊,这份疼痛是怎么回事。左眼如同被针刺入般。难道是,契约的缘故吗。


可恶,那家伙还活着吗。怎么可能我绝不会饶恕,绝不会放过那个可恶的家伙!啊


哈哈哈哈哈哈哈.(病娇的笑声


茨木:「怎么回事,你的杀意


鬼切:「还没完,一切都还没完!茨木童子啊我们之间的战斗暂缓。我来帮助你复仇吧!」


茨木:「你、你说什么!?」


鬼切:「如果不结果他的话,我将永远无法从契约中解脱,一直痛苦下去。我绝不会饶恕那家伙!」


记一个脑洞

无聊的时候想到的,不知道有没有太太写过。撞梗我的错。


      有一天账号卡变成人了(这常见的拟人梗233),然后一叶之秋和君莫笑就撕起来了,结果相杀时被孙翔和叶修看见了,因为姿势比较令人误会,所以……孙翔和叶修以为他俩是一对(。)

      孙翔和叶修成了“亲家”,结果日夜相处后擦出了火花(什么鬼),本来相看两厌、互相嫌弃的俩人发现彼此已经成为彼此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了,于是……

      喜闻乐见!!!在一起啦!!!


呸,什么沙雕玩意。


狗令你还我忘羡!!!

樱井大毛菌:

☆如果真正的忘羡看了cql 会有什么反应呢?

☆p2的最后意思是十指连心  羡羡与叽的手相扣,并拉到自己心脏的位置

☆忘羡世界第一好  谁也不能拆散他们

ps:天使们请随意转载 (不用标明出处都可以)请务必让更多人知道这个事情 拜托了

温情

真的笑不出来
某个小姐姐
你乱加什么戏???

原文 @子聁媜兮

子聁媜兮:

吾名温情,岐山温氏人。有弟名宁。姊弟情浓,自幼厚笃。


时逢良师,授吾岐黄之术。启吾生行医之道。后愈迷药石奇术,遍阅群书。亦访灵山深隐,寻名师求教,寒往暑去,赖托天予,颇通此道,亦好为人医,怯病愈疗。凡杂症奇疾,无不好求索之。


但拘且荫于岐山温氏,悬壶尚可,难以济世。虽为旁支,且弟庸庸,凭手中青囊,暂居得重。然温氏多孽,难置与否,亦无可涉。唯自束,后广行。


后倾覆云梦江氏,吾弟自幼懦如,然忽取道,率门生闷声行事,为彼时识恩,救江澄还归,且私运江氏家主夫妻之遗体,偷驻夷陵监察寮。


彼时无计,谅弟欲报之恩,故作未知,且撵施薄药。后此二人离,亦作不知。


然魏无羡忽寻求吾,言欲剖金丹予江澄。初惊而拒,利害析明。然其苦苦相求,持之不舍,久而勉允。同宁共计于一山上,待江澄至,寻一室来施。金丹剖予,毕后语曰:两不相欠,就此相别。


然未料后射日之征忽起,温氏孽重,百家齐扑,势如汹涌,纵烈焰炎阳,亦难长支。故群首亡,猢狲散,余者或拘或处,如宁与吾之一支。


后离,宁忽为金氏挟走,遍寻不得,心急如焚,无奈奔波数远,寻至魏无羡处相求。


后魏无羡代至兰陵,复至穷奇,召笛引问,方知宁已身死,终迟。时心如死灰,万劫不复,晕厥而去。


复醒时已至夷陵乱葬岗,温家余众随皆此,暂度偷生。魏无羡随之居此,言必复宁生,偿时济之恩。果,宁虽凭尸而活,然甚于死离生别。


后逢金家嫡子妻诞儿满月,魏无羡偕宁赴约。未料途遭伏击,宁失控伤人,一掌诛心。


魏无羡浑噩还之。金家喝话于岗下,扬逼请罪伏诛,缴温氏余孽示众。首唯吾与宁,况此番围迫,本胁魏无羡,若得吾二人出,当可一缓。本偷生数日月,今债还身抵,亦善。


趁其不备,施针。简析陈之。后偕宁齐礼,拜别。
至出后何如,或生或死,或挫骨扬灰,或魂失魄散,余者了了,复合悔哉。


吾之一生,所向唯医,所念唯宁。当不得仁心,济不得大义。然女子胸襟,岂拘于儿女私情,不得快哉?何论相扯私情,于吾作涉,何来剪不断理还乱,徒添子虚乌有,枉度揣测。毁彼生之道,诋赤诚之情。


我造我ooc了,但这才是我理解中的温情。